可以離巢的大雁,再見⋯

小宇跟媽媽說 :「媽∼我要去環島,老師說我被選上了,而且阿彥也要去」,打小就平衡感和運動反應欠佳,時常因為一些小動作就導致左手骨折而開過三次刀的兒子要去環島?!為娘的心裡大驚,心想,這小子怕吃苦,清潔班的工作已經讓他常常覺得辛苦而哇哇叫了,下班後還要練習騎車,能撐得下去嗎?我等他自動棄械投降。日子一天天的過去。每到練騎日的下班時間,小宇永遠是第一個整裝待發的孩子。練騎完,問他累不累?也總是一貫的說:「不會累」。

     為娘的我也慢慢清楚了,兒子這回是玩真的,環島去定了!練騎期間,當我好奇的跟著車隊練習,看著孩子們在陪騎老師們無怨無悔的指導下,慢慢地學會變速技巧、學會前後照應、注意安全、互相鼓勵,一趟又一趟孩子們從愛心家園騎到清新溫泉、騎到望高寮、騎到藍色公路、騎到鹿港、騎到三義,騎到清境⋯,在挑戰中,完成我從來不敢想像的旅程。此刻我才驚覺,原來這就是真實呈現在我眼前的雁行理論!這群看似軟弱的小雁,正跟隨著領頭雁振翅飛翔,他們知道在這個團隊裡是安全的,沒有一個人會落單。更在愛的扶持下,增進了能量,似乎只要跟著隊伍就沒有到不了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環島的日子到了!為人父母難免揪起了心,連著15天騎車,行嗎?會餓著嗎?會凍著嗎?會給團隊添麻煩嗎?瑪利亞青年和靜宜iPU車隊應該還不夠熟悉吧?每個媽想到這些,都恨不得跟著孩子一起去環島,可惜因為擔心孩子有依賴感,因此這是不被允許的。只有我家運氣好,挑了五天空檔,決定去花東「巧遇」車隊。超級寒流預報發佈,我們在台中陰冷的天色中出發,聽著外面滴滴答答的雨聲,心也隨之下沉,走出旅社大門,陰暗濕冷的寒風陣陣,像刀鋒般掠過臉頰,慈祥的修女們看著忙碌整裝的隊員們,和我們一樣滿腹擔憂卻不敢說出口,只能殷切的叮嚀:「要小心,天主會保守的」。

       在小黑老師帶領下,大家全副武裝,風雨無阻地出發了,令我吃驚的是竟然沒有任何一位青年面露難色!從台東到長濱這一段逆風的騎程更可謂為一場耐力賽,抵達長濱國小時,有同學雙腳已被凍僵,稍顯薄弱的雨衣也被風颳得破損不堪,儘管如此,一路上卻沒有孩子喊著要退出,風雨並未因孩子們的勇敢而有所收斂,寒流的威力持續發威,氣溫更像自由落體一般極速下降,我和女兒一路記錄車隊在這場世紀寒流裡騎乘的身影,心裡既激動又驕傲:「兒子長大了!」可以不畏艱難接受挑戰的成長了!到了宜蘭的第五天,我們該回家了,依依不捨地揮別車隊,兒子卻只是稀鬆平常的揮揮手說聲再見。是啊!可以離巢的大雁,再見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