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公共事務室 張佳琪


        五年前的一場海邊意外,奪走了父親的生命,原本是期盼中難得的全家出遊,沒想到卻是阿信一生難以再挽回的痛。

  阿信和哥哥阿山都是智能障礙,母親在他二歲時即棄他們而去,從此幾乎沒有再往來過,父親因工作的關係,二人平常由阿公照料,但阿公年紀大了,住進了安養院,也無力再看顧二兄弟了。

  父親走了,二個正值青春叛逆的障礙青少年,著實令人擔心,叔伯們各有自己的家庭,誰也無暇,好在六兄弟中的二伯實在不忍,放下了原本安逸清閑的生活,一肩扛起了老父和二兄弟的照顧責任。

  二伯的獨生子是台中日式料理店的總舖師,生活完全自立,不勞二伯費心,已退休的二伯卻因著每月要多支出二兄弟的生活開銷,重執維修腳踏車的舊業,只是市場已改變,僅能略為貼補家用。19歲的阿信,智能障礙中度,從台中特教學校畢業後,進入瑪利亞基金會成人日托的清潔工作隊,有了固定的作息及技能的學習,讓阿伯較放心,但嚴重的癲癇又不愛吃藥,讓阿伯還是三步五時地讓老師幫忙注意。

      「哎!就拍管吔!(台語)能教的我盡量教,但有時候他們兩個根本不聽。我只能照顧他們到我倒下來!」口裡說著的無奈,卻化為身兼父職的盡心盡力,舉凡家中電器整修、低收入補助申請、入學申請、飲食、看醫生等瑣碎大小事,都是阿伯出面。「阿伯,我的腳踏車壞了!」阿信在瑪利亞打了求救電話,阿伯馬上帶著工具來修理;半夜癲癇大發作,也讓阿伯二話不說地立刻送醫急救。

  看著阿伯隨身二袋厚厚的資料,一下子到瑪利亞關心阿信的學習狀況、一下子跑政府機關申請補助、一下子又要至安養院探望老父…,真可以感受到阿伯如陀螺般不停的辛勞和偉大。